陸琨倩
  隨著“跨省”調查廣州醫生事件不斷發酵,國內上市市值最大的藥企雲南白藥昨日終於就事件發聲。《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其昆明召開對事件的溝通會上獲悉,該公司已經在6月9日向雲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報案。
  “報案的動機,是從純粹的商業邏輯出發,一是為了維護公司的正當權益,二是弄清事情的真相。”雲南白藥方面如是稱。
  雲南白藥總經理尹品耀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最近一系列負面事件讓我們認為這背後有幕後黑手。”
  微博事件引起極強負面效應
  “到6月4日,事件本身的焦點已從對治療方式的討論轉移到了對中醫中藥的質疑、對雲南白藥企業和產品的質疑上。”雲南白藥總經理辦公室主任趙逸虹在溝通會上表示,“公司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2012年8月27日劉欣發佈微博後,包括紙媒、電視媒體、網絡媒體等在內的多家媒體作了轉發或解讀報道。雲南白藥方面也關註到此事:“但我們尊重醫生討論藥品的使用方法和治療方法,因此並未和醫生、媒體進行聯繫。”
  但到了2014年5月,在時隔2年以後眾多網絡媒體、平面媒體、電視媒體和新媒體對此微博內容進行了突擊性的集中轉發、關註,部分媒體甚至暗示雲南白藥是罪魁禍首,後來公司分別到輿情的首發地大連和上海與媒體溝通。“但最後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小女孩。劉欣是找到小女孩的途徑,我們之前有聯繫過劉欣,但始終沒有找到小女孩。” 趙逸虹說。
  對此,劉欣之前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表示:“沒找到應該是小女孩沒有掛號,這種情況在醫院很常見,很多病人都不掛號衝進來,而且小女孩的情況,我當時所在的醫院也處理不了,她的傷勢要到更高一級的醫院。”
  小女孩的身份和目前的病況無法確認核實,但雲南白藥總經理尹品耀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這篇微博以及圍繞該篇微博進行的延伸報道矛頭直指雲南白藥,已經引起了極強的負面效應。
  “經銷商、消費者甚至醫院醫生均因該微博內容而對雲南白藥產品的療效及質量產生了嚴重的質疑。”他坦言,“很多人打電話到公司詢問,事件影響到公司的銷售。”不過,他沒有提供具體數據說明。
  同警方“跨省”調查引關註
  現在,引發公眾質疑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雲南白藥為何與雲南警方一起“跨省”調查醫生。趙逸虹表示,這是因為公司在報案前就跟劉欣溝通過,所以公安去廣州的時候,就請公司的人帶路,但雲南白藥沒有參與調查。
  雲南白藥法律顧問律師畢春良表示:“實際上,作為雲南白藥,根據法律的規定,依法報案之後,要怎麼處理,按照什麼程序,是公安機關的職權和職責,我們是對近一兩年以來連續性事件的報案。”
  據趙逸虹介紹,雲南白藥與雲南警方是坐同一班飛機到廣州,雲南白藥共去了兩個人。“機票錢是各出各的(指與雲南警方)。”但對於下飛機後坐的是哪一方的車去找劉欣,她沒有作答。
  雲南白藥所述與劉欣所講的有所不同。劉欣表示:“他們來調查了兩天,是雲南白藥的法律事務專員張勇和兩位助手,第一天回原單位調回照片中小女孩的資料,第二天詢問。”
  據他介紹,回原單位取證時,是雲南警方、雲南白藥、廣州警方一起陪同,“開的應該是O牌的車,因為離開時說了是O牌所以不用交費。取證時雲南白藥可能需要拍些照片,但次日問訊過程中只有我和雲南警方參與。”
  據劉欣介紹,調查是在廣安大廈(備註:省公安廳的接待酒店)進行,從晚上開始。“從9點到凌晨1點半,雲南白藥的人也住在廣安賓館”,他說。不過,在調查期間允許他去洗手間。
  北京市中洲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忠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舉報人跟公安機關一起去是正常的。很多舉報,特別是知識產權的舉報,都是由舉報人和公安機關一起去涉嫌侵權的部門調查。“一起取證、搜查必須有嫌疑人或家屬或其他見證人在場,舉報人去不去不直接影響取證證據的法律效力,不是決定因素。但如果說舉報人和公安機關有金錢類的交易,哪怕是吃飯,或有經濟聯繫,是違反刑訴法迴避制度的。”對於傳喚的時間是否合理,王忠認為:“幾個小時還算是正常的,不能說明公安機關不合理,但不能連續拘傳變相拘押。”
  雲南白藥稱有背後推手
  在溝通會上,雲南白藥方面多次提到事件背後或有推手。
  趙逸虹認為,沒有媒體對劉欣微博提供事件的真實性進行過核實。“為什麼微博發佈兩年後,突然之間引起媒體集中廣泛關註,這些不符合新聞時效性原則,是否存在其他深層次的幕後原因?”
  尹品耀則暗示推手或為競爭對手。尹品耀稱,幾年前的事又翻出來炒,而且一單接一單,讓公司方面覺得事有蹊蹺,“是不是有機構在做空?本來中國就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否定或肯定中醫葯,為什麼老拿雲南白藥說事,肯定有關係的。我感覺背後一些勢力,在策劃和推動。而且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從牙膏出來以後連續不斷有各種騷擾。”
  他表示:“雲南白藥是國內市值最大的上市藥企,每個產品都有競爭對手,不僅是國內,甚至是國外,像牙膏面臨的是大的跨國企業。”
  不過,對於調查之後,是否初步認定背後推手存在,尹品耀並未正面回答,只說:“肯定有問題。”
  “報案也沒有針對劉欣,不是劉欣,他只是一個小的因素,我們想將事件還原,所以千方百計想要找到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存在否,有沒有用過雲南白藥,之後是什麼樣子,我們需要核實。”尹品耀表示。但據介紹,目前雲南白藥就此事配合雲南警方調查只有劉欣這一次。
  儘管雲南白藥方面多次對記者強調,報案是針對一系列的負面事件,而不是醫生、微博本身,但其始終沒向記者提供報案單原件。“報案內容尚在查證過程中,不方便披露。”
  記者為此趕到雲南省公安廳求證,但是對方拒絕接受採訪。
(原標題:跨省調查醫生雲南白藥自辯欲揪幕後黑手)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梁詠琪

wd81wdtu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